黑猫大口吃饭

有时候我只想躺在甲板上,享受快要晕船的胸口微妙反应。

一句话也不要说。不要回复。

能说话的地方已经没有了。

反正关于natsu的味道,说出口也不过会被回以嗤之以鼻。

一件小事,每每回味却总是背脊发凉。

人们不管是一开始还是最终都只活在自己的眼界里。

所以我也是啊。

记录一下自己的无知与祝福。

2018年4月15日,毕业前夕,勉强知道了这四年里同学们的很多故事。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姿态,与人交好又伤害别人。有欢乐也有困扰。

努力真诚待人,如此简单的话语。不知是何年何月的达成了。

每每懊悔自己的渺小琐碎,但人似乎就在这些细琐中过去了。

上一篇原来已经过了两年多了

可是时间的速度真的好难把握

我也似乎依旧在魔咒圈里没有逃出来。

给净宇写了一天絮絮叨叨的书单还是没有写完 

关于罗兰·巴特也迟迟没有动笔

可以一整天关掉传说中的蜂窝移动数据而活


收了收整了整过去的信件

从抽屉挪到抽屉里的盒子

只是叫人明白了那是过去

虽然美好得很

戳了一下谁而谁也不会有反应的今日

看了一圈

都只是成了一大堆无聊结局中的一个罢了

要变成谁

以谁为目标

发誓会和这种想法保持距离

世界暗戳戳的嘲讽之类的也已经看得差不多习惯了


一个不长不短不好不坏的梦

多久没做不带情感的梦了

一定是坑坑给我看了那么多极地世界的原因

本是在陆地的夜晚不知道做什么然后

举着相机走到了海中央

光线和海波纠缠在一起

除了被吸引过去

什么都没做

有一场live

我以为是OOR

结果主唱的脸是洋次郎

在接近的过程中除了海

什么都听不到

我想一定是海上视觉偏差太严重了

我已经没有办法判断距离了

要什么时候才走到呢

但转眼却又到了眼跟前

依旧没有声音

什么嘛 

原来他们根本是在一个大水泡里唱歌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而在那里不停地演奏

摇头晃脑很投入

我试着踏进一步

但似乎水泡里独占的领域

而我的入侵

只会带了我的沉陷

于是我没有反抗地下坠

没有溺水感

但也称不上有力气

以水球的横截面为底面

我仅在这个圆柱里无尽地沉溺

看着头顶因吉他拨片而抖动的海水

最后梦还是醒了

没有任何梦的残留感而回到了现实世界


虽然我写不出来

但我喜欢那海和乐队在一起之后的光和影

伍尔夫的《海浪》倒是正好在手边却没有好好看过

都说

那里有描写大海的巅峰


你看

终究不是一个人

还有梦

不是梦想

是梦


PSA确实很诱人 

看到了自己会再去一次

最害怕莫过于停止思考

可笑的是得跑到特定点去刺激自己思考才好


而像是夜景名胜地

明明是看一眼就十分悲伤的灯光

却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和崇拜


和净宇的唠嗑依旧没有长进

全世界都在用可疑的眼光质问着未来

虽说我已经放弃从对最开始源头的不了解这个方面来挑错了

但我想的是那么那么好

那么那么好

真的那么好

好到虽然不会心虚

但不禁会竖起汗毛


零碎地整理一下书

整理东西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就像要结束

又想要开始

好像要离开

好吧

就安静地等书柜来

要是可以

想和RECKLESS一起拼拼装装安好书柜


Mappy说这是对人生质疑的一年

下一年想要悠闲一点地过

我呢

就好像是太平洋的水

海峡的风

可怕的蓝色

我可以带走多少

最起码又可以拥抱多少

依旧是无法想象


几行几行地看着几本书

孱弱到其实什么都忘不了

但依旧要一脸白茫茫地告诉自己和别人

记性不好

什么都记不住


其实是一个很爱玩投篮机的人

这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事情


《明室》《美国人》《责任的重负》和含义的说话

这样我是不是至少接下来的几天可以过得好一些

我们要认真吃一顿无力的饭菜


远离只是精英的精英

珍爱生命

珍爱生活



回到了一直下雨的地方

是我的世界

是我的雨水

是我的海洋

是我的


虽然要应付亲戚们

但这和我的雨水比起来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被一句话抓着不放这种事情我并不是很喜欢

但似乎只会愈演愈烈


我想我的书是读不完的

文章也是写不出来的

但又要滔滔不绝地去见一些人

说一些噼里啪啦的大道理


我爱眉毛以上的刘海

我爱用原子笔在新书上划着

诸如此类

大部分的爱我都不知道可以持续多久

喜新厌旧成为了我乐意去尝试的反转


2017.1.7:西塘·黄小姐的店

2017.1.8:南湖非遗馆

头发又长到了不自然的长度

就连头发这种事情

从小到大都没有搞清楚过

真是叫人没辙

有发卡的时候

用手乱抓的时候

把手指当成梳子的时候

大概有一天想通了头发的事情

也就找到了什么

遇到了什么了吧


想着什么时候

再认真地写封信吧

虽然收信人还没有想好


还是一无所知

还是要不断求索

否则就没有了唯一


开春的时候会是怎样呢


享受提前交卷的畅快感

想着给谁打个电话吧

一来不知道人选

二来想着一个人吧却没有勇气开口

永远都都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即使是琐事都有点难以启齿

那么习惯配合别人的谈话

让自己显得过于空荡荡

以至于没用的人啊

连在家人面前都没有办法好好做真正的自己

那又该归往何方呢

所以说

才会那么那么期待神奇的相遇

不求长久

纵使转眼又要擦肩成为陌生人

在接触的分钟里

可以因为出于陌生而单纯言语

但到底能否踏出这一步

对于自己的决心依旧是忧郁不决

我也明白净宇的担忧

只能让自己勉强看上去很好很强大才能够回应她

这就是所谓的累吧

但自己的线得自己每天去缠好维护好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线

我并不相信不朽

比想象中更容易断

虽然也比想象中更容易结成

但瞬间的时机

真是如此这般困难呢


2017.1.2 午后 神夏S04E01

怀念双黑


不太喜欢的2016,再见

但是2016已经发生了,既不能改变,更不能遗忘,说什么再见也是白瞎

Mappy在广播的呐喊,大概会记住一辈子

我实在是非常喜爱野球傲娇少年的年末大直球

2016.12.31 SGS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力气和勇气再去做什么新年新计划了

小学生的影子在身上再也看不见了

被生活逼得那么苦恼

被理想逼得那么苦闷

但是生活是我的生活

理想依旧是我的理想

英雄说到底也是我的

崇高得猝不及防又无以言语

多么可怕 但和我热烈拥抱着

从一束光变成一把火吧


把莫名其妙的眼泪全部留在2016

期待2017更好的他们

清醒过来的时候

身边从来没有增加过任何一个人

但净宇和含义

我知道会一直在

我们一天到晚说着云里雾里的话

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

过得像梦一样

但也越来越清醒

不过是现实

现实也不过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像是即使书堆了那么多

书页还有些粘连

塞了无数的夹带小纸片之后

也一并寄回了家里

说到底

到底是想把什么给寄回家呢


从来不会放弃丑恶的自己

就今天姑且把期许留在2017这种字眼上

明天还不是照旧早起上课吃饭复习么


没有信心回应净宇的期待

大概是的

但我想相信她

不过这也只是因为我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不知道是怀着怎么的心意重新开始

看清与看不清总是把握不好

但不要害怕辛苦

快乐只是快乐

在快乐之外空无一物

快乐之内也不过是空心

所以切记

不可以吝啬那些撕裂、远离、痛苦、纠结、苦闷、闹心


秋季学年想说谢谢大桥老师

开春的学季二手书店见

时至今日

不爱也不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