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大口吃饭

有时候我只想躺在甲板上,享受快要晕船的胸口微妙反应。

一句话也不要说。不要回复。

能说话的地方已经没有了。

反正关于natsu的味道,说出口也不过会被回以嗤之以鼻。

一件小事,每每回味却总是背脊发凉。

人们不管是一开始还是最终都只活在自己的眼界里。

所以我也是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