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大口吃饭

给净宇写了一天絮絮叨叨的书单还是没有写完 

关于罗兰·巴特也迟迟没有动笔

可以一整天关掉传说中的蜂窝移动数据而活


收了收整了整过去的信件

从抽屉挪到抽屉里的盒子

只是叫人明白了那是过去

虽然美好得很

戳了一下谁而谁也不会有反应的今日

看了一圈

都只是成了一大堆无聊结局中的一个罢了

要变成谁

以谁为目标

发誓会和这种想法保持距离

世界暗戳戳的嘲讽之类的也已经看得差不多习惯了


一个不长不短不好不坏的梦

多久没做不带情感的梦了

一定是坑坑给我看了那么多极地世界的原因

本是在陆地的夜晚不知道做什么然后

举着相机走到了海中央

光线和海波纠缠在一起

除了被吸引过去

什么都没做

有一场live

我以为是OOR

结果主唱的脸是洋次郎

在接近的过程中除了海

什么都听不到

我想一定是海上视觉偏差太严重了

我已经没有办法判断距离了

要什么时候才走到呢

但转眼却又到了眼跟前

依旧没有声音

什么嘛 

原来他们根本是在一个大水泡里唱歌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而在那里不停地演奏

摇头晃脑很投入

我试着踏进一步

但似乎水泡里独占的领域

而我的入侵

只会带了我的沉陷

于是我没有反抗地下坠

没有溺水感

但也称不上有力气

以水球的横截面为底面

我仅在这个圆柱里无尽地沉溺

看着头顶因吉他拨片而抖动的海水

最后梦还是醒了

没有任何梦的残留感而回到了现实世界


虽然我写不出来

但我喜欢那海和乐队在一起之后的光和影

伍尔夫的《海浪》倒是正好在手边却没有好好看过

都说

那里有描写大海的巅峰


你看

终究不是一个人

还有梦

不是梦想

是梦


评论